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粉飾愛情》晗之 秦硯》第33章

  “林小姐,別害怕。”一名年輕的女警握住她的手。

  晗之勉強提起唇角,朝她報以感激的微笑。恩賜已經醒了,小臉縮在姐姐腰間。

  鬧了這一出,家里燈火通明。程嘉映坐在客廳沙發上,眉頭蹙著,鏡片后的一雙眸子滿是擔憂。

  “沒事了,別怕。”見晗之朝他走來,男人連忙起身。

  “嗯。”這次她沒再道謝。

  程嘉映的語氣不容置喙,“今晚我留在這兒陪你。”

  他一向溫和,今晚是擔心過頭了,失了分寸。

  晗之答應了,“可以麻煩你照看一下我弟弟嗎?”

  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她還得去警局做筆錄。

  “當然,你放心。”說著,他朝恩賜伸出手。

  小孩黏姐姐,不太情愿地把頭扭到一邊。

  “姐姐有事要出去一趟,讓哥哥抱你,好嗎?”晗之摸了摸弟弟腦袋,柔聲哄著。

  恩賜這才扭扭捏捏地抬頭打量程嘉映。

  男人接過孩子,動作有些生疏。

  見弟弟可憐巴巴地盯著自己,晗之只好說道:“這是嘉映哥哥,還記得嗎?上回是他接我們回家的噢。你乖乖的,聽哥哥話。”

  “他叫恩賜。”晗之抬頭看向程嘉映。

  “好,你別擔心。”她堅強又不失溫柔的模樣,讓程嘉映的心軟了又軟,靜靜地目送她上車。

  警察效率很高,最后還安排了車送她回家。

  程嘉映坐在沙發上,懷里摟著恩賜,小孩兒已經睡著了,但小手還抓著男人胸前的衣服。

  也許是愛屋及烏,程嘉映看著他肉乎乎的臉蛋,很是心疼。

  晗之輕手輕腳地關上門后,便看到了這溫情的一幕,內心的某處角落也柔軟了許多。

  程嘉映悄悄抽出一只手,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晗之心領神會,躡手躡腳地走到他身邊,然后指了指樓上,示意他把孩子抱上去。

  把恩賜放在床上蓋好被子后,兩人對視一眼,都松了口氣。

ADVERTISEMENT

  客廳空蕩蕩的,燈光明亮得有些空洞。

  “今晚謝謝你。”

  男人溫和一笑,“沒事,你太客氣了。”

  晗之搖搖頭,“我要是一個人,真顧不過來。”

  兩人各自沉默了一會兒,程嘉映說:“剛剛你有幾個朋友來找過你,問你有沒有事。”

  “啊?”晗之一時沒反應過來。

  “說是你給他們發了消息。”

  晗之恍然大悟,劃開手機看了眼,果然一堆消息。

  “沒事,你先回消息。”說著,程嘉映也掏出手機。

  瞧見他正低著頭看手機,晗之這才安心回復那些朋友發來的消息。

  過了一會兒,她抬頭問他:“你餓不餓?我去煮點東西給你吃?”

  照看小孩可是體力活,他估計累得夠嗆。

  “不餓。”男人搖頭,眉目很溫柔,“你今晚又是受驚又是做筆錄,比我累多了。

你快去休息。”

  說著,男人就靠在沙發上合眼休憩。

  晗之見他顯出疲態,心中過意不去,“你要是不介意的話,睡二樓臥室吧,怎麼樣?”

  “二樓臥室?”

  “對,你跟我弟弟一起睡,我睡我…媽媽的房間。”

  “好。”

  原先主臥已經收拾妥當,蓋上了防塵布,晗之又把布揭了下來。

  枕頭上還有李蘭靜的發香,晗之嗅了又嗅。

  媽,一起睡吧。

  許是疲乏極了,沒一會兒就入了夢。

  這一覺睡得很沉。

  凌晨五點,天空漸漸褪了黑,灰蒙蒙的。

  秦硯最近都住在清河灣。臺風要來了,空氣中飄著涼意。

  周遭很安靜,他雙手撐在流理臺上。窗外玉蘭樹上的花朵早已凋謝,男人有些出神,他記得晗之最喜歡這些花花草草。

  煎鍋里的牛排開始滋滋泛油。香氣四溢時,秦硯才緩過神來。

  這種心不在焉的狀態從晗之搬走持續到現在,李澤慕說他像個欲求不滿的怨男。

  秦硯被戳到痛處,面無表情地罵李澤慕是縱欲過度的發情種豬。

  李澤慕當時還錯愕了一會兒,沒想到秦硯嘴里會蹦出這種詞語。

  男人慢條斯理地咀嚼著食物,還沒一會兒,眼神又開始游離。沒她陪在身邊,真是食之無味。

  所以他那幾年是怎麼過的呢?用學習和工作麻痹自己,害怕一看到晗之和母親就會躊躇,干脆不聯系她們。

  前段時間在晗之那兒嘗到了甜頭,便一發不收拾。

  真想把她拴在自己身邊。但他知道,晗之不會同意的。

  這段時間又不敢貿然去找她,怕惹她生氣。

  從母親那兒知道她媽媽去世的消息,她這幾天應該很難過。

  但他記得,晗之跟她母親的關系好像不太親厚。

  男人兀自沉默,隨后給李禹打了個電話。

  “今天沒什麼重要會議,我不去公司了。”

  緊接著,秦硯又交代了一句,“我沒空,盡量別打擾我。”

  李禹睡得迷迷瞪瞪的,聽見老板這無情的話,一下子精神了不少。

  是沒重要會議,但一堆事情需要秦硯決定啊!

  他要是沒空,這些“好差事”就砸到自己頭上了。

  李禹就算是頭牛,也經不起這樣使喚。

  即使內心叫苦不迭,李禹還是得恭敬地回:“好的,秦總。”

  沒辦法,昭庭給的實在太多了。怎麼著也得保住這份工作。

  秦硯剛掛斷電話,李禹就連滾帶爬地洗漱去了。

  秦硯是在車上接到秦望寧電話的。

  “爸。”秦硯面無表情地盯著路況。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