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囤貨穿越災荒,我成了寡婦養崽崽》木左左 擎風》第43章

  她不回答,也沒有否認。

  見她不說話,擎風順著她看的方向看去,夜空中繁星點點,卻有一顆最亮的星格外耀眼。

  “那是什麼星星?”擎風突然出聲問道。

  “孤獨。”

  說著木左左轉身進了屋里,進了房間把門關上。

  擎風無奈只能進了另外一個房間。

  半夜,黑暗中,一個身影出現在房間里,在床沿邊上站了一會摸索著上床。

  木左左聽見動靜剛想出手,就聽見擎風的低沉的聲音:“是我。”

第46章 一步步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木左左愣了愣,“你來干什麼?”

  擎風躺在外沿,一只胳膊橫在她的身側,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部,他摟著她,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體香。

  “保護你們。”

  這爛借口也虧得他想的出。

  木左左掙扎了一下,卻沒有掙脫,反而被摟得越緊了。

  他的呼吸噴薄在她的后頸上,帶著絲絲灼燙,讓她有些慌亂。

  “你快放手。”木左左低聲警告。

  擎風依舊緊緊的抱著她,說:“不放。你想孩子們聽見就盡管鬧騰。”

  “你......”

  木左左氣結,只能任由擎風抱著。

  這種姿勢很曖昧,擎風把臉貼著她的后頸,他的鼻尖抵觸在她的頸項處。

  這種感覺太過于親密,讓她有些不習慣,她的心怦怦怦直跳,像要躍出胸膛,他不禁加深了擁抱的力度。

  木左左被他勒的難受,她伸手捶打他的肩膀,可他卻紋絲未動。

  又不敢太大動靜,怕孩子們聽到。

  “擎風。”

  她的語氣里帶著一絲警告。

  “嗯?怎麼了?”

  擎風的聲音在她的耳畔響起,有點沙啞,他的呼吸拂在她的臉頰上,癢癢的。

  木左左干脆不理他,這人就是一無賴。

  擎風稍微用力,把她翻過身來,一手枕著她的脖子,一手攬著她的腰。

  木左左已經窩在了他懷里,他沒穿衣服,臉貼著他的胸膛,她清晰的聽到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咚咚咚。

ADVERTISEMENT

  那熾熱的體溫傳遍她的全身,她的心跳也跟著砰砰砰的狂跳著。

  她想逃開,但是他摟的實在是太緊了。

  “別動,只是抱著你。吵醒了他們我可不負責。”

  “你無恥。”木左左生氣的罵道。

  “嗯,我知道,我很無恥。”擎風笑嘻嘻的說道,語氣輕松。

  木左左一陣無奈。

  他真的無恥。

  他的手輕撫她的秀發,他的手指輕輕摩挲著她的發絲。

  “乖,睡吧!”

  一步步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擎風的聲音在她的耳邊縈繞,帶著一點魅惑。手臂環住她纖細的柳腰,她嬌柔玲瓏的曲線就在他的懷里。

  木左左感覺自己有些招架不住他的魅力,心里有些發虛。

  無奈只能在他懷里度過一夜。

  她原本以為自己會不習慣,沒想到不久就在他懷里沉沉睡去。

  早晨的陽光照射在他們的臉上,讓兩張年輕而帥氣的容顏顯得格外柔和,像極了一幅絕美的畫卷。

  木左左醒來擎風已經不在,身邊的溫度還是熱的,他剛離開不久。

  自己還真的是荒唐,竟然在他懷里睡了一夜,這是一件很荒唐的事情。

  自己昨晚怎麼睡著的她完全不記得了。

  吃了早飯后木左左跟擎風來到軍隊,冷藏室里,木左左手帶著一副白色的手套在檢查尸骨。

  果然如擎風所說,不是一般的人,應該是個慣犯。

  木左左仔細辨認了一下尸骨的骨骼和肌肉,確定是被人利器砍斷,從傷口上來看,那刀子是特制的,一刀就能斬斷一截骨頭。

  “怎麼樣?”擎風問。

  木左左指著尸骨的眼睛,說:“你看他的眼睛,明顯的睜大,瞳孔里面的神采也是充滿驚恐,而且死之前一定受到過巨大的刺激或者驚嚇,否則不可能露出那種表情。

  他的嘴有用膠帶粘上的痕跡,額頭明顯緊皺,說明什麼?”

  木左左看著擎風,等待他的回答。

  “說明他死的時候遭受了極大的痛苦。”擎風說道,眉頭微蹙,他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是生生活剮。”

  木左左指著尸骨又說:“兇手明顯不只是一個人,手法不一樣。而且是專挑嫩的下手。他們年齡都不大,沒超過三十歲。”

  木左左作為一個殺手,對這些很了解,因為每個殺手的殺人手法都不一樣。

  擎風皺了皺眉,說:“不是一個人?”

  那就是團伙。

  他的手指在桌案上輕叩著,似乎在沉思。

  這時,有人走了進來。

  “團長,我們在山谷里又發現了一具尸體。”

  那人把那具尸體帶到木左左面前,木左左看了一下那具尸體,尸體已經被割破,鮮血已經干了。

  那尸體的雙腿分開呈四肢大張狀態,刀口整齊,一模一樣。

  她仔細研究了一番,說:“這具尸體的手型和死亡時間差不多,但是他的腳比較短,而且腳趾頭也很粗。

  應該是昨天晚上被害,他死時,雙目大張,瞳孔渙散,顯然遭受了巨大的沖擊。那刀鋒利的程度可想而知,而死者是被人生生的割下皮肉,少數器官不在,兇手有一個特殊癖好,就是專挑嫩的下手。

  這種殺人手法和刀法,除非有很好的身手,否則根本不可能做到。”

  木左左把自己的推論說了出來。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