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00$/季,50.0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囤貨穿越災荒,我成了寡婦養崽崽》木左左 擎風》第30章

  他一個手掌下去,兩人徹底解決倒地。

  燈啪的打開,木左左走了進來一看,不認識。

  “你認識嗎?”

  擎風搖搖頭,他也沒見過這兩人。

  “應該不是村里人,來偷糧食的。”

  木左左看著他,幽怨道:“你剛才干嘛要把他們打暈,不會跟上去看看老窩在哪里嗎?”

  “就這兩個小嘍啰還不值得我跟上去。”

  木左左襒了他一眼,“說的好像自己很厲害的樣子,飛檐走壁,無所不能啊!!!”

  擎風挑眉,不再理她。

  “傻愣著什麼?還不快把他們給搬出去,臟了我的廚房要你重新打掃一遍。”木左左奶兇奶兇的吼著。

  擎風看著木左左一副我是主人的姿態,嘴角忍不住揚起。

  他把兩人扛了出去,甩在小河邊上又走了進來。

  他們只是普通農民,是因為饑荒才會偷東西,倒也沒把他們怎麼樣。

  木左左以為他走了,正脫著衣服,見他又回來沒好氣的瞪著他,“你怎麼又回來了?”

  “你脫了衣服做什麼?”擎風好奇的問。

  因為她旁邊還有另外一身衣服,顯然是要出去。

  “關你什麼事?少問。”

  “是誰說的孩子小,不能出門的。”擎風說。

  木左左咬牙切齒,他管的也太寬了吧!

  木左左瞪著他,又把衣服穿好,拾起準備夜出的衣服,“愛走不走,哼!”

  說著木左左抱著衣服進了房間,門輕輕關上,沒吵醒孩子。

  她本來還打算出去轉轉,收點破爛換錢的。

  擎風給她的是支票,還沒換出錢,在系統商城又買不了東西。

  她只好留在家里了。

  擎風這晚沒回去,當自己家一樣進了隔壁房間。

第32章 看什麼看,沒見過良家婦女嗎?

  翌日。

  木左左起來的時候擎風已經不在了,她做了早餐后就把三孩子送軍隊去了。

  木左左要求只要她和擎風兩個人去就行,她可不想自己的秘密被其他人知道。

  擎風開著越野吉普車,在大路上狂奔,車速超過了一百碼。

ADVERTISEMENT

  山路彎彎曲曲,但速度不減,木左左也不害怕,兩腿伸直靠在車頭悠閑自得,手里還拿著一瓶酒,時不時喝兩口。

  她也喜歡飆車,尤其是那種刺激性極強的。

  開了兩小時,擎風停下車,問:“這山很高,你看看行不行?”

  木左左下了車,穿著一身休閑裝,長發披肩,白襯衣搭配黑色緊身褲,整個人英姿颯爽,尤其是那雙眸子清澈如水,閃動著耀眼的光芒。

  她看向遠方的山,笑著說:“應該可以吧!”

  “行,我們只能徒步爬山了。”

  木左左一把拾著頭發,三兩下就把披散的長發纏在了腦后,干凈利落。

  擎風看了笑了笑,在車里拿出一包炸彈。

  來到半山腰木左左就不走了,她本來就是裝裝樣子,差不多就行了。

  裝模作樣的看了一下風景,坐在樹底下吹風。

  “怎麼不走了?還沒到山頂呢!”擎風見她不走了疑惑的問。

  “誰告訴你水就一定在山頂的。

可能在半山腰也不一定。”木左左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她的話讓擎風更加疑惑了:“為什麼這麼說?”

  “別吵,我還要感受感受風向,感受一下這地涼不涼。”

  木左左又胡亂的扯一句。

  擎風無奈只能坐在一旁等待,木左左卻打起了瞌睡,躺地睡的嘛嘛香!

  ......

  一個小時后,擎風終于忍不住了,他蹲在木左左面前,用手戳了戳她。

  沒醒!

  他低著頭,看著她,心情復雜。

  本想偷個腥,不料她這時睜開眼睛,四目相對。

  “你想干什麼?謀殺?”

  話剛落下,擎風的臉龐在眼前放大,唇瓣傳來濕潤。

  只是蜻蜓點水而已。

  擎風坐起身,調侃著開口:“想親一下而已。沒變質,以為你沒氣了。”

  木左左反應過來直接踹他一腳坐起身,“老娘的便宜是這麼容易占的?”

  “不容易。

所以,趁著有機會占占便宜。”

  “去尼瑪滴!”木左左還想再踹一腳,擎風已經站起來躲了過去。

  木左左冷哼一聲,沒好氣的開口:“炸。”

  “這里?”

  擎風吃驚的看著她。

  “我讓你炸就炸,哪那麼多廢話。”

  擎風聳聳肩,走過去一百米處把炸彈裝好,回到樹底下剛坐一會,“嘭”一聲,

  山崩地裂般震動了下,煙霧滾滾。

  煙塵彌漫,木左左把擎風趕下了山,讓他在山底下等自己。

  擎風聽話的下了山,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沒必要刨根究底。

  擎風走后,木左左這才從空間打了兩桶水倒在洞里,瞬間,洞口里的水波濤洶涌,宛若海嘯,朝著山下席卷而去。

  擎風在山腳震驚的一逼,真有水了。這麼猛?

  擎風看了眼山頭,木左左正悠哉悠哉下山。

  “看什麼看?沒見過良家婦女嗎?”

  擎風看著她,一時竟有些呆滯。

  隨后扯嘴一笑,“見過,就是沒見過這麼有本事的良家婦女。”

  她站在石頭上,像女王似的俯視著他,然后揮手指著擎風,大聲喊著:“你知道該怎麼說,說漏了嘴我就閹了你。”

  擎風笑著搖頭:“不敢!”

  木左左哼哼一聲,從他身邊經過頭也不回走了。

  他們沒有再去其他地方,而是坐在車頭上喝起了酒。

  出門的時候木左左就拿了兩大瓶出來,現在還有一瓶多,木左左拿著沒喝完的灌進肚子里,喉嚨火辣辣的疼,木左左卻不管不顧。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