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00$/季,50.0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囤貨穿越災荒,我成了寡婦養崽崽》木左左 擎風》第7章

  “你再不出來,我就拿著菜刀亂剁了!”木左左怒吼,聲音洪亮。

  她這一招果然奏效。

  狗蛋嚇得趕緊從里面跑了出來,一雙肥嘟嘟的大肉手,緊握著褲襠,一臉惶恐。

  “找我……啥事啊?”狗蛋怯懦的說。

第7章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

  “喲喲喲!你還裝傻?你自己干了什麼會不知道嗎?你個臭犢子!”木左左怒喝。

  “啥事?你別亂講話,小心禍從口出。”狗蛋娘瞪著牛眼,嚇唬她。

  “禍從口出?老娘就讓你們也嘗嘗,禍從手出的滋味。”木左左怒吼,掄圓了菜刀沖狗蛋劈頭蓋臉地就要砸了下去。

  狗蛋嚇得抱著腦袋,閉上眼睛,大聲喊救命,被嚇得差點尿褲子,躲在他娘身后瑟瑟發抖。

  “慢著。”狗蛋娘驚慌失措地喊停。

  “你想怎麼樣?不分青紅皂白就上我們家來找事,刀不長眼,先,先把刀放下。

”狗蛋娘看著高舉的菜刀吞了口唾沫。

  “行。”木左左也只是想嚇唬嚇唬她們,沒想動真格。

  “嘭”一聲,菜刀又插在桌上,裂開了一條小縫。

  狗蛋娘心疼的喲!但又敢怒不敢言,生怕木左左又來一下,把她嚇破膽。

  “咱們就理清楚這中間的緣由,你家狗蛋打了我兒子,還罵他們是野種,罵老娘是破鞋。你說說,該咋辦吧?這件事情必須有個結論,給我個交代。”木左左沉聲道,氣勢洶洶,咄咄逼人。

  狗蛋娘支支吾吾開口:“這事,我也不能怪我們家狗蛋。我們家狗蛋從小在村里長大,性格本來就比較野,他不懂事。小孩子嘛,打打鬧鬧都是常事,過了就過了。”

  木左左眼眸一瞇,心中升騰起一股火氣。

  孩子做錯了事非旦不知悔改,還要包庇,有此娘,兒子不歪才怪。

  木左左嗤之以鼻:“這種爛借口也拿出來糊弄人?種什麼瓜子,什麼果,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的兒子會打洞。

ADVERTISEMENT

  “你,你這話什麼意思?”狗蛋娘一聽火冒三丈,指著木左左的鼻子,氣得渾身發抖。

  “什麼意思?”木左左牽著芋頭,指著他,“道歉,賠罪。要麼,我把狗蛋也打成豬頭。”木左左冷哼。

  什麼?

  “你憑什麼這麼囂張,你算哪根蔥哪根蒜啊?”狗蛋娘氣憤填膺,擼袖子就準備和木左左拼了。

  木左左冷笑一聲,手伸到摸到刀把,狗蛋娘就焉巴泄氣了。

  “你,你要敢動粗,我就去告你,告你蓄謀殺人!”

  “告啊!你去告啊!”木左左不屑地說道。

  鬧大了更好,她不介意鬧大。

  狗蛋娘一噎,她訕訕收回手,訕訕地退后幾步,不甘心地罵了一句,“呸!你個賤貨!等著,我這就去告你。”

  木左左冷眼看她轉身跑掉。

  狗蛋娘跑到院子門外,想到剛才自己慫的樣子,又回頭看看木左左那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咬咬牙,又轉身往外走。

  狗蛋怯生生的站在院子里,看著自己娘不管自己跑了,瞬間哇哇大哭。

  “娘,狗蛋他娘干嘛去了?”芋頭疑惑的問。

  “搬救兵去了,咱們在這等著。”

  “???”芋頭不明白,他只是單純覺得狗蛋娘剛才跑的樣子太丟臉了而已。

  木左左不以為然,抱著小豆芽悠閑坐著。突然:

  【叮!發現破爛鐵鍬。】

  【叮!發現破爛衣物。】

  【叮!發現破爛鐵鏟。】

  【叮!發現破爛碗筷。】

  ......

  一連串系統提示音在木左左腦海中響起。

  木左左嘴角勾起,收獲還挺大,不錯。

  不要白不要,就當給芋頭營養費了。

  也不知道狗蛋娘看見這些東西不見了會有什麼感想?

  【叮!破爛價值80塊錢,是否變賣?】

  【是。】

  木左左心情頗好,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有撿破爛的潛質,哈哈哈!

  過了許久,狗蛋娘帶著兩個穿著軍裝的男人進來。

  “就是她,這個寡婦帶著刀沖進我家,還揚言要砍了我家狗蛋。

”狗蛋娘一邊嚎啕大哭,一邊指著木左左,把罪名坐實。

  木左左也不慌,把小豆芽放在地上,開始上演苦肉計。

  原主的本事她可不能小瞧,現在正是撒潑打滾的時候。

  來吧!

  釋放你的魅力,盡管使勁放肆發揮!

  木左左兩行清淚劃落眼角,梨花帶雨,嬌弱無助,惹人憐愛。

  哭訴:“兩位大哥給我評評理,我丈夫走的早,留下咱們孤兒寡母相依為命。可她,她兒子把我兒子打的鼻青臉腫,我上門討個說法,她還要告我。我的命怎麼那麼苦啊!”

  “我的丈夫為國家效力光榮犧牲,我的孩子是烈士遺孤,卻一口一個被別人罵成野種,你們說說,這誰不生氣,扛著刀來過不過分?”

  那兩個軍人愣住,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木左左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悲痛欲絕又說:“兩位大哥,你們也是有家有兒女的人,日后你們若不幸犧牲,自己的兒女被罵成野種,你們心里好受嗎?

  自己的老婆一口一個被叫破鞋,你們心里好受嗎?

  我家芋頭和瓜仔被打成那副模樣,他們都是我的心肝寶貝,我心如刀絞,為了孩子,我當娘的不能忍氣吞聲。

  我們母子是無力還擊,但是我們不代表沒有反抗的資格。

  我們有錯嗎?”

  “我辛辛苦苦拉扯兒女,為的是什麼?難道就是為了任由他們被別人罵成野種嗎?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