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15$/季,50$/年開通VIP會員
享:全站無廣告,送合作漫畫、短劇、福利文、VIP會員
點擊開通VIP,瞭解詳情>>

《《粉飾愛情》晗之 秦硯》第11章

  三個是家里座機打來的,一個陌生號碼,一個是助理王菱打來的。

  她蹙眉,先回了助理的電話。

  “喂?怎麼了?”

  “慕棠老師,華澤的策劃部總監聯系我了,說是下周六簽約,您覺得呢?”

  這個公司她有印象。

  晗之掀開被子,程嘉映做勢要扶她,她微笑著擺擺手,自己翻身下床。高跟鞋旁擺了雙棉拖,她踩上,而后慢慢踱到窗邊。

  “老樣子,叫委托代理人就行。”

  那端稍顯為難,又道,“慕棠老師,那邊的意思是想讓您親自去。”

  晗之朝下望去,樓房鱗次櫛比,像幼時堆的沙堡,“我從不露面,如果他們執意要我到場,那便沒有合作的必要了。”

  “好,我知道了。”

  “嗯。”她應完,便掛了電話。

  病房內安靜下來,程嘉映見她眼波流轉片刻,又停在自己身上,他喉嚨緊了緊,正欲開口,護士恰巧敲門進來。

  “一會兒再做個檢查就能出院了。”

  “好,謝謝。”

  護士退出去后,晗之望向程嘉映,語調柔和,“先生,今天謝謝你幫我。方便留個聯系方式嗎?改日我登門道謝。”

  程嘉映取出手機,說:“小姐,你方便加個微信好友嗎?我掃你。”

  “當然。”

  晗之點出個人名片的二維碼,往他面前一遞,又聽他說,“登門道謝就不必了,舉手之勞。”

  “那我請你吃頓飯,可以嗎?”晗之怕他拒絕,又加了一句,“要不我會良心不安的。”

  程嘉映被她逗笑,面龐生動了不少,他答應下來,“好。”

  “晗之,”他低聲念她的名字,給她加備注,“是麼?”

  “你知道我名字?”她有些詫異。

ADVERTISEMENT

  他解釋道:“你包里有身份證。”

  “原來是這樣。”

  見他打字,她又忍不住提醒:“‘晗’是日字旁的‘晗’,‘之’是……”

  “‘之子于歸’的‘之’?”他接話。

  晗之微愣,而后局促地笑了笑,“是。”

  男人似乎意識到不對勁,忙解釋,“不好意思,我比較喜歡《詩經》,所以脫口而出了。如果有冒犯到你的地方,我向你道歉。”

  這麼一說,反而感覺越描越黑。他一時嘴拙,不知該再說什麼。

  晗之給他解圍,“沒事,我沒想那麼多。”

7.單身

  二人一前一后踏出醫院時,已經晚上八點了。

  “真不好意思,因為我的事,耽誤你這麼多時間。

”今晚風稍大,幾縷發絲纏到臉上,晗之抬手撥開。

  “能幫到你,我很開心。況且,我們前幾天……”

  他接下來的話還沒說出口,視線里便多了兩個人。

  趙婉琳方才看見晗之背影就覺得眼熟,剛好女孩轉了個身,確定是她,趙晚琳便迎了上來

  “晗之,你怎麼來醫院?身體不舒服?”她打量了晗之一眼。

  “最近熬夜熬太多了,就被送進醫院了。”她解釋著,偷偷瞄了趙晚琳身旁的男人一眼。

  秦硯臉色不太好看,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這位是?”趙婉琳看了看站在她身旁的男人。

  “他是我的恩人,程嘉映。”晗之眉眼彎彎。

  秦硯眼神暗了暗。

  “阿姨,您好。”程嘉映看著趙晚琳說道。

  “你好。”趙婉琳頓了頓,接著問道,“恩人是怎麼回事兒?”

  “我今天在路上暈倒了,他送我進的醫院。”

  “噢。”趙晚琳恍然大悟。

  “您怎麼了?”晗之問道。

  “阿硯帶我來做體檢,催我好久了。”

  “是應該常來做體檢,阿…秦硯也是為了您好,關心您呢。”她挽住趙晚琳的胳膊。

  趙晚琳滿臉幸福,輕拍了一下她的手,“還是你會講話,你現在是要回家嗎?可以坐阿硯的車,我們一起回去。”

  “趙姨,我先不回了,我要跟他去吃個晚飯。”晗之把身子側向程嘉映這邊。

  “那好吧,我們先走了。”

  “趙姨再見。”

  “再見,記得來面館找我噢。”

  “好。”

  目送著趙晚琳和秦硯走遠,晗之有些低落,拂面來了一陣風,把她吹醒了些,驀地,她語氣輕快地朝程嘉映說道:“走吧,恩人,我請你吃飯。

  秦硯駕著車,剛好從醫院大廳門口經過,余光掃了眼后視鏡,那兩人走得很近,有說有笑的。他暗自握緊了方向盤,有些氣悶,只當是車內氧氣不足,又降下了車窗。

  趙晚琳瞅著兒子,心下了然,于是開口問道:“阿硯,你知道當初你張叔是怎麼追到我的嗎?”

  秦硯輕笑,“媽,你跟我說這個做什麼?”

  “男生吶,得大膽點才有機會。成天悶在心里不說,人家女孩子怎麼知道你的心思?”她意味深長地說道。

  秦硯神色專注地盯著前方路況,沒吭聲。

  他今天給她撥了一通電話,但是她沒接。現在才知道,原來她那時跟別的男人在一塊兒。那天在學校,她也是跟別的男人一起。

  他之于她,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存在。這樣想著,秦硯自嘲一笑。

  晗之領程嘉映去了一家裝修典雅的飯店,穿過兩道長廊,才抵達晗之預訂的包廂,吊燈正中央有三株陶瓷荷花相依而立,一朵含苞待放,兩朵繁茂,下邊垂著流蘇,旁側分別伸出八個燈盞,擁簇著荷花,光亮瑩瑩,被攏在精致的燈罩里。

  “是想請我吃淮揚菜嗎?”他故作漫不經心地問道。

  晗之仰頭看他,眼睛微微瞪大,“你怎麼知道的?”

  他覺得眼前的女孩此刻分外可愛,掩嘴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常來。”

  他又補充道:“我是淮蘇人。”

  “嗯,這我知道。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

溫馨提示

加入尊享VIP小説,享受全站無廣告閲讀,海量獨家小説免費看
進入VIP站點
端午節福利通知
取消月卡,升级为VIP季卡15美金,年卡50美金,原付费粉丝,月卡升级为季卡,年卡升级为永久卡。 另外,给大家找了一些福利权益,神秘入口正在搭建,敬请期待!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