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碎片小說 懸疑推理 妻祭 第4章

《妻祭》第4章

敲門聲還是不急不緩。

我不敢發出聲音,透過衣柜的門縫死死盯著門。

不知道過了多久,敲門聲忽然停了。

我稍稍松了口氣。

又聽見指甲刮在門上的聲音,那聲音像撓在我的天靈蓋上,讓我頭皮發麻。

好在那聲音慢慢低了下去,似乎是發現開不了門放棄了。

時間過了半個小時,外頭一點動靜也沒有了,只有槐樹葉掃著窗戶發出沙沙的聲音。ŷz

我聽見樓下有高跟鞋的聲音,還有窸窸窣窣的人聲。

「小芷,是我,你在嗎?」

是李太的聲音。

「你怎麼不開燈呀,怪嚇人的。

是李太嗎?

我下意識想出去回答她。

卻發現不對勁。

剛剛樓下的門開了以后,又自動關上了。

如果是李太,門禁聲音很大,我不可能沒聽見。

見我沒有回應,那聲音忽然消失了。

像石頭沉進了湖底,房間里除了風聲,再沒有任何聲音。

時間一點點過去,可是手機沒電了。

關機前我看了眼時間,現在是四點半。

離天亮大概還有半個小時。

再撐著半個小時就好了。

人在凌晨時困意最濃,我縮在衣柜里數著時間,只覺得好像過去了兩個小時一樣。

迷迷糊糊間,我看見房間里亮了起來。

外頭天光微亮,遠遠能看見樹葉漏下的晨曦。

安全了,我松了口氣,從衣柜里走出來。

準備拿數據線給手機充個電,再去洗手間沖個澡化個妝,然后線下約冷飯見個面,把這些怪力亂神的事情都解決掉。

我哼著小曲開了門,屋外走廊漆黑如隧道一般。

天根本沒亮!

我猛地回過頭,房間瞬間暗了下去。

在那一瞬間有一股很大力氣用力攥住了我的手腕。

那只玉鐲!

她想要那只玉鐲!

我不顧手疼,用力擼下那只玉鐲,往門外丟。

玉鐲沒碎,落在地上咕嚕嚕滾到黑暗中。ÿƶ

我忙不迭爬到床底。

而手機已經亮了。

電量充足,時間依舊停在四點半。

甚至連直播間也沒退出去。

【完了完了,她開門了!】

【冷飯,怎麼辦啊。】

【找那個什麼陣啊,破陣啊!】

陣?穿心陣?根本沒有啊!

慌亂間,我又聽見了指甲刮著墻和重物拖行的聲音。

聲音一點點逼近。

我聽見衣柜里,梳妝臺下窸窸窣窣的聲音。Ўz

忽然,聲音停在了床邊,又走開了。

我稍微松了口氣,忽然有手死死抓住了我的腳踝。

她要把我從床下拖出來!

踝骨到小腿好像要被捏碎了一樣,疼得鉆心。

我死死抓著床腳,不敢往腳邊看。

「救命——」

誰能來救救我?

慌亂間我抬頭一眼,卻覺得渾身冰冷。

我和她對視了。

一張沒有五官的臉貼著我的臉。

……不是她的。

……是我的臉。

我的五官和手腳,被釘子封住。

釘尾如九個漆黑的空洞,凝視著我。

……是那張照片!

不在床墊下,而是藏在床底!

顧不得別的,我用力地扣著釘子,甚至連指甲劈開也察覺不到疼痛。

每拔掉一個,我覺得腿上的力度好像松開了一些。

直到那張照片掉下,腳邊的疼痛也消失了。

我始終不敢動。

我怕這也是假的。

聽到樓下門禁聲響起,匆匆上樓的腳步聲,我依舊不敢信。

直到一雙溫暖的手握住了我的手。

「沒事了。」ýʐ

冷飯來了。

腿上一陣刺痛,我低頭一看,是兩個烏黑的小手印。

外面陽光微微刺破云層。

我靠著床恍惚了半天,沒忍住哭了出來。

「別怕。」冷飯皺皺眉頭,「我搖人了。」

我以為他會搖來一眾仙氣飄飄修為頗高的道友或是同門。

我緊張地期待著斗法。

誰知他拿起手機,頗為狗腿地點頭哈腰:

「嗯嗯,警察叔叔,仙桐路 100 號,對,涉嫌故意殺人,侮辱尸體,封建迷信活動。」

警察來得很快。

江原的電話依舊打不通。

說實話,我還是不敢相信江原真的搞了什麼妻祭。

直到冷飯指證槐樹下有異常。

警方挖出了一具白骨,只是手腳五官都被九寸長的釘子深深釘入土中。

法醫鑒定死者為女性,年齡十四歲,別墅不是第一埋尸地,死因還待進一步調查。

江原被帶走調查。

事件始末在網上一點點被扒了出來。

江家名下的福利院明面上是做慈善,卻被扒出了早些年利用孤兒進行權色交易。

像烏云撕開了一個口子,受害者紛紛站出來發聲。

他們高舉著一張女孩的照片,在江家辦公樓下示威靜坐。

那是一張被裁去半邊的合影,死者被單獨截了出來,照片下隱約可以辨認出的蘭這個字。

受害者叫蘭。

5

三天后,冷飯將我約出來吃飯。

「警方已經確定是江家做的。」

「警察跟你說的?」

「警察怎麼可能跟我說,我自己算出來的。」冷飯忽然一笑,「你不想知道我還算出了什麼嗎?」

「不想。」

冷飯卻不給我逃避的機會。

「那天晚上來找你的根本不是她,你知不知道?

「她全身被釘住,根本不可能來追你索命。

「也就是說,門外那個根本不是她,是李太養的小鬼。

「真正的她,一直在窗外看著你。」

那麼在我趴在窗戶上看樓下無人自開的門禁時,在我躲進衣柜時。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