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緣來襲》第6章

爺爺變得癲狂,眼睛里開始往外流血。

12.

可看向我的目光充滿著柔情:「所幸天不負我,居然讓我的弟弟轉世到了我孫子身上。」

爺爺的一句話打開了我所有的疑惑。

為什麼娘小時候說過有個道士說,不能對我好,對我好就會有災難發生,原來是爺爺。

他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讓我更親近他和奶奶。

所以娘提出借我的命,他一口回絕了。

爺爺掏出一張符,扔在了天上,又用手比劃著劃了幾道。

剎那間,風云變幻。

一陣陰風襲來,吹得樹搖晃不定。

下一秒,爹娘踹開了房門走了出來,沖著小神仙走了過去。

我想將他倆攔住,但他倆力大無窮,將我一腳踹在了墻上。

琪琪沖我喊了聲小心,便去幫忙了。

可不管用什麼樣的法子,爹娘就像死士一般,紋絲不動。

即使砍掉了一條胳膊,依然可以起來反抗。

小神仙咬破自己的手指,拿出一根細繩,劃過自己的手指。

將另一端扔給了琪琪,就這樣將爹娘纏了好幾圈后,貼上了符咒,一把火點燃了。

爹娘在火海里不停地翻滾著。

直到化為了灰燼。

小神仙沒等喘口氣,一個穿著紅嫁衣的女子從遠處飛了過來。

直挺挺地站在了他面前,是新嫂子。

新婚夜死新娘,至陰至邪。

她就像個傀儡一樣被身后的爺爺操縱著,精準地躲閃了小神仙的每一個動作。

甚至細長的指甲劃破了小神仙的臉。

不過幾分鐘,就黑了一大塊。

他沒有猶豫,抓起案臺上的香灰抹在了臉上。

琪琪將袋子中的桃木劍拿出來,纏上了自己的頭發扔給了小神仙。

小神仙咬破手指在上面畫了一道符,一箭插入了新嫂子的心臟處。

劍斷了,而新嫂子也倒在了地上。

身后的爺爺徹底陷入了癲狂,而小神仙的情況也不容樂觀,臉上的那塊黑斑漸漸變大。

爺爺伸出手,閃電般地穿透他的身體,他像是吸收了那些。

臉上帶著詭異的笑,像小神仙一步步地逼近。

我捂著身子沖到了前面,伸出手看著爺爺。

「哥。」一瞬間,我不知道是在叫我哥,還是替爺爺的弟弟喊一聲哥哥。

他愣了一下。

我沖著身后擺了擺手。

這時爺爺反應過來,將我一巴掌拍在了地上。

來這里之前的那天晚上,小神仙單獨跟我說過。

對付爺爺靠他是不行的,他用的這具身體集結了我哥的怨念和他對弟弟的執念。

我是破局的關鍵。

想到這里,我沖著小神仙伸手。

「給我!快給我啊!」

小神仙停頓了一下,將一張符遞到了我手里。

那是同死。

我貼在身上抱住了哥哥。

小神仙將一把火扔在了我的身上,一陣硫磺味后,我的身上開始發痛。

可下一秒,有人扯走我身上的符,將我推出了火海。

我聽見他說。

「阿志,替我好好活下去。」

阿志是爺爺弟弟的名字。

13.

琪琪沖過來,幫我撲滅了身上的火。

看著眼前的熊熊烈焰,我濕了眼眶。

將一家人都埋葬后。

我心里空落落的,不知道該去何方。

一夜之間,家里只剩下了我一個。

這是我一直向往的自由,到頭來,卻又因為這份難得的自由感到心痛。

發呆的時候,琪琪從后面拍了下我的肩膀。

我知道了,從一開始就是小神仙派她來保護我的。

所以我們之間,算不上真正的夫妻。

「現在事情解決了,你要是……我們就當那天的事情沒發生。」

猶豫良久,我還是說出了那句話。

她一巴掌打在我臉上:「說什麼呢,睡一覺不認賬了。」

我笑了。

牽著她的手,回家。

番外琪琪篇:

第一次見愛國是小時候趕大集,他跟在他娘和哥哥的后面,像是個受氣包。

看著架子上的糖葫蘆直流口水。

他哥見他饞,讓他娘買了一串,自己啃了兩口嫌棄地給了他。

他一邊吞口水,一邊張開了血盆大口。

真要咬下去的時候,發現了站在一旁的我。

許是我的目光太熾熱,他誤以為我是稀罕那串糖葫蘆。

狠狠心遞給了我。

那串糖葫蘆我拿回家,擺了好久,直到招滿了螞蟻,被我娘打了一頓,扔進了垃圾桶。

我終究是沒吃上。

但那個不舍卻又給我的小孩卻一直活在了我的腦海里。

后來我身體不好,跟著師父去修道。

一次替師父傳達消息的時候,再次看到了那個低著頭的喪氣包。

顯然他早不認識我了,何況還是一副男生的打扮。

后來師父算到他家出了大事兒,而他娘又托媒婆到處提親。

我二話不說便告訴媒婆嫁給那個傻小子。

當然這些事他都不知道,我也沒打算告訴他。

等以后有了娃,我會講給娃聽,爹娘是一串糖葫蘆來的緣分。

番外爺爺篇:

我和弟弟出生在個窮得漏風的家庭,為了能夠活下去,娘將我倆送進了道觀。

雖然沒錢,但是可以保吃喝。

弟弟上道,學什麼都很快。

我笨經常被師父體罰,因此患上了病。

那年弟弟學到了一門手藝,可以將人的疾病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

師父明令禁止。

可那時候的我,已經奄奄一息了。

他將我身上的病,轉到了他的身上。

一開始沒什麼,時間久了,漸漸地出了大問題。

他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

沒多久,就死了。

到死他都不告訴我,那門技藝怎麼做。

他說:「如果我們之間必須死一個,那就讓我來吧。」

后來我得知師父悟出了一門可將人的魂魄拉回來的技藝,不管我怎麼求他,他都不肯教我。

無奈我只有去偷書,結果被師父發現了,趕出了師門。

弟弟的尸體也被他們當眾焚燒了個干凈。

我以為我和弟弟的緣分就止于此了。

直到愛國愛軍的出生,上天注定,給了我這樣的機會。

愛軍身體不好,愛國腳丫上有和弟弟一樣的痣。

這不是注定是什麼!

我策劃了一切,等了那麼久,不過就是想跟弟弟好好地一起在人世間活一次。

可到死我才知道,哪有什麼讓人魂魄回來的技藝。

我當年看到的,不過是闖了禍假死的師兄罷了。

阿志,若有來世,我們再做兄弟吧。

-完-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