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緣來襲》第3章

我被自己這個狠毒的想法嚇到,抬起頭來時,哥哥正笑瞇瞇地看著我。

好像在肯定,你剛才的想法很好哦。

可娘沒死,奶奶卻出事兒了。

外面的謠言終究是傳到了奶奶的耳朵里。

第二天一早,她吆喝著肚子疼,屁股下面流出了一攤的血。

等大夫趕來的時候,孩子已經保不住了。

可讓人害怕的是,奶奶明明才懷孕兩個來月,卻出來了個成型的嬰兒。

產婆拿出來的時候,嚇得臉都白了。

說話的時候哆哆嗦嗦的,哥哥將手中的嬰兒接了過去,陰惻惻地盯著產婆。

那嬰兒睜著眼,全是白眼仁,沒有黑眼球,臉上坑坑洼洼的都是水泡,一碰就咕嚕嚕地往外冒膿血。

「管好你的嘴,不然你可就說不出話來了。」

產婆嗷的一嗓子跑出了我家,嘴巴大喊著:「見鬼了,見鬼了。」

哥哥陰冷地看著她的背影:「沒用的東西。」

隨后臉色變得溫和,低頭望著懷里的嬰兒,嘴里嘟嘟囔囔地說著些什麼。

就像在逗嬰兒開心。

我嚇得冷汗直流,不自覺地往后退,碰到身后的水桶,發出了刺耳的聲音。

他看了我一眼,將嬰兒遞給我:「抱抱?」

我咽了口唾液,搖了搖頭。

隨后繼續逗著懷里的死嬰,這才我卻聽清楚了他說的什麼。

「冤有頭債有主,我會幫你報仇的。」

6.

隔天一早,我剛起來,就聽到村子里的人發出了不同程度的尖叫聲。

跑出去卻看到產婆拎著手里的舌頭。

嘴巴里的血順著下巴往下淌,染紅了胸前的衣服。

可不管誰去拽她,她都一如既往地往西走。

甚至好幾個男人一起拉都拉不住她。

這時不知道誰喊了一句,是不是中邪了,才有人要去外村里請專門看事兒的五嬸。

可等五嬸子到了,產婆已經站在西邊的墳地里死了。

手里還緊緊攥著自己的舌頭,臉色鐵青。

下葬的時候,想將她的舌頭放進嘴里,可不管用什麼辦法都撬不開她的嘴。

看見這一幕,我想到了那天哥哥說的話。

他好像越來越不正常了。

奶奶因為這件事大出血,在床上躺了好幾天不見醒來。

哥哥一直陪著她,從未踏出房門半步。

一開始娘還去罵了一次,可不知怎的,當晚就病了。

而爹沒什麼怨言,自己的兒子替自己照顧自己的老娘,還省得下力。

我驚魂不定地從產婆的墳頭上回來,正好撞上了在棚子里的哥哥。

他拿著鏟子在鍋子里不停地攪著,眼睛就直勾勾地望著鍋子。

一股奇怪的味道從棚子里飄出來,我記得在哪里聞過,一時之間卻又想不起來了。

這時哥哥將鍋里的東西挖進了小盆子里,將湯倒在了面。

我這才看清楚里面竟然是那天奶奶生下來的那個東西!

我嚇得躲在了一旁,捂住了嘴巴,額頭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掉。

哥哥從里面出來,徑直進了奶奶屋。

門沒有關嚴,留了一道小小的縫隙。

雖然隔得遠,但我看到哥哥將虛弱的奶奶攙起來。

我再也忍不住跑到茅廁里嗷嗷地吐了出來。

我捂著絞痛的胃起身,看到有個巨大的身影將我包圍了。

我僵硬地回過頭,哥哥正死死地盯著我看。

全都是白眼球。

我張著嘴想叫,喉嚨發緊叫不出來。

只一秒,哥哥就恢復了正常。

「知道那產婆為什麼死吧,管好自己的嘴知道麼?」

7.

我不住地點頭,等他離開后癱坐在了地上。

當晚奶奶就生龍活虎地出現在了飯桌,娘雖然精神不振,但看見奶奶的一瞬間還是給了個白眼。

而爹噓寒問暖關心了幾句,并表揚了哥哥,順帶罵了幾句我不懂事。

哥哥咂砸吧了口旱煙,在半空中吹出了個不規則的煙圈。

他臉色慘白,沒了前幾天的紅潤。

「娘。」他說。

娘明顯地激動了起來,自打爺爺去世,他就沒喊過。

「你不是前幾天說讓我成親,我答應了,盡快辦吧。」

拋下這句話他就開始扒眼前的飯。

娘的精神因為這句話好了起來,眼含熱淚,不住地拍打著一旁的爹。

「軍愿意成親了!」

娘隨后將話題轉移到了我的身上:「國,你跟你哥一起結婚,這樣娘省事兒,一下子辦兩場,也沖沖喜。」

我剛說拒絕,奶奶冰涼的手就捏住了我的手腕。

哥哥帶著威脅的眼神也看向我。

我腦海里突然出現了那句:「管好你的嘴。」

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件事已經定下來了。

娘的意思是,哥哥中午辦酒,我晚上辦酒。

可誰都知道只有二婚才會晚上辦酒。

娘無非就是想在我的身上省錢罷了。

無所謂,畢竟當初她說過,成親就能分家了。

能分家就行。

成親的日子很快定了下來,這個月的十六,也就是三天后。

爹娘忙得手腳不閑,哥哥呢還是一如既往地守在奶奶身邊。

而我則是幫忙一起扎燈籠。

十六凌晨,圓圓的月光掛在半空中,哥哥他踏著月色去了新娘的家里。

娘讓我跟在后面,看能不能給哥幫忙。

而我也是新郎。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