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緣來襲》第2章

3.

床上高起的被子將他倆擋了個嚴實,我看不到做了什麼。

回過身,清冷的月光下,娘直勾勾地看著我:「你哥在里面呢?」

我沒說話。

她將我扒拉開進了奶奶的屋。

不一會兒就傳出了娘的聲音:「這麼晚了在你奶奶屋子里干什麼,跟娘回去。」

我站在門口透過縫隙看過去,只見哥哥起身,咂吧著老煙槍。

上下打量了娘一眼,沒說話。

娘急了眼,扯著哥哥的胳膊往外拽:「跟娘走,這麼晚了別打擾你奶奶睡覺,快走。

「跟娘走啊,不早了,你得睡了。」

哥哥還是無動于衷,任憑娘怎麼使勁,都坐在那巋然不動。

她迷茫地看著哥哥,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頭發凌亂,情緒開始崩壞。

「你個老太婆,你會遭天譴的知道麼,這是你孫子,你不知道麼!你沒了男人,你讓你孫子陪你睡覺,你惡不惡心啊!」

聲音嘶啞,眼淚直流。

奶奶幽幽地從床上坐了起來,背對著我,看不到表情,聲音帶著冷漠:「軍他娘,他爺爺怎麼死的,你難道不清楚麼?」

娘的哭喊聲戛然而止。

哥哥敲了敲煙槍里的煙,將娘扶了起來:「爺爺怎麼死的,你比我清楚,死之前他將奶奶托付給我,我不能讓他老人家九泉之下不安生,半夜來找您的麻煩。

「還有娘,你最好祈禱奶奶肚子里的孩子平平安安生下來,不然爺爺可不一定會放過你。」

最后那幾個字咬得很重。

「進來把娘帶回去。」這句話,是對我說的。

我將臉如死灰的娘攙扶著,她形如枯槁的手,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不錯眼地看著我。

「國,你覺得你奶奶的孩子是爺爺的麼?」

我愣了一下,點了點了。

她嘀咕著:「老太婆,是斗不過我的。」

我反復琢磨著這句話,愣是沒明白什麼意思。

她志得意滿地回了屋。

上次見到娘這樣,還是爺爺死的前一天。

她說:「只要我想讓愛軍活,就沒人攔得住。」

但很快,我就知道娘打的什麼算盤了。

4.

初五那天,村長兒子的喜事。

我拿著錢到了村長家,一群人就站在不遠處當著我的面嘰嘰喳喳議論著。

聲音不大不小,剛好能讓我聽到。

他們說:「聽說了麼,愛國奶奶懷孕了,不知道誰的種。」

「聽說了,看來他爺爺走之前就勾搭上了,要不能這麼快。」

「我說他爺爺身體這麼好,怎麼就突然死了,不定著老婆子在背后干了啥呢,真臟。」

流言像春天的柳絮,很快就蔓延了整個婚宴。

大家的重心不在是村長的兒媳婦,而是老蚌生珠的奶奶。

我忍不住,帶著一身的怨氣回了家。

不知道是為了奶奶,還是為了一直壓抑的自己。

這些年,娘一直沒變。

之前我學習比哥哥好,她就造謠我考試的時候作弊。

我跟村子的小伙伴玩得好,她就說我背后講人家壞話,到最后沒人愿意搭理我。

她卻跟我講,你就好好在家陪哥哥不行麼。

原本我可以去城里打工,娘卻將我鎖柴房里待了好幾天,直到我拿自己的命發誓,絕不踏出村子一步。

還沒進門,就聽到了爽朗的笑聲,壓不住的興奮。

是我們村有名的媒婆。

見我進來,上下打量著我:「愛國年紀不小了,得是時候成親了。」

說著沖我屁股打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意味深長。

我沒接話,心里暗嘲。

像我這個年紀在村里早就是大齡男青年了,跟我一般大的有些都二婚了。

不是沒人給我介紹,但娘說了。

大哥沒結婚,當小弟的也不能結婚,會被人笑話的。

寧愿讓張家斷子絕孫,也絕不能讓哥哥單著,我成家。

想必是哥哥身體好了起來,娘找媒婆給她介紹了對象,說不定順帶著給我也找了一個。

果不其然,媒婆的話印證了我的猜想。

「我來給你哥倆說媒,巧的是,對方也是姐倆,雖不是雙胞胎,但確實都長得不錯。

「給你說的姐姐,給你哥說的妹妹。」

5.

不等我反駁,媒婆就跟娘開始商議結婚的日子。

「我不愿意!」哥哥的聲音從院子里傳來。

他穿著爺爺的粗布上衣,上面還縫著補丁,口袋里是煙葉。

「我不打算成親,你別忘了奶奶肚子......」

哥哥沒說完,就被娘把話接了過去:「嬸子,你先回去,我勸勸他倆,回頭去找你。」

說著將人推了出去。

寂靜的屋里,只有我和哥哥均勻的呼吸聲。

他臉色并不好看,坐在椅子上陰惻惻地看著娘。

「外面人都在傳,奶奶懷孕了,不知道是……誰的野種,現在我們全家成了村里的名人了。」

我假裝擔憂地告訴娘,故意忽視了她臉上著急的表情。

下一秒,哥哥將桌上的茶碗扔在了地上,發出了「咔嚓」的聲音。

沒錯,我是故意的。

哥哥眼里全都是奶奶。

是爺爺附身也好,還是哥哥故意的也好,都不重要。

娘根本無法接受這件事,無法接受自己的好兒子去伺候自己厭惡的婆婆。

如果他們因為奶奶吵起來,哥哥喪心病狂地殺了媽媽那該多好。

這是 30 年來,我第一次對家人生出這樣的惡意。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