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粉罐》第2章

「你別叫了,要不然還要挨打。」

黑狗剛剛被我爸踹出了血,它看了我一眼喝了湯,真的沒有再叫了。

夜里我弟發起了高燒,我爸媽都睡得沉,我弟又不出聲,我早上去給我媽送早飯,才發現他的臉燒的通紅,喘氣呼哧呼哧的。

但是奇怪,他就是不哭。

我爸趕緊去村里找醫生,我媽一遍一遍用酒精給他擦手心腳心,到了晚上什麼方法都試過,高燒就是不退。

我媽一咬牙,叫我「多子,你把那個奶粉沖給弟弟喝。」

奶粉還剩下一點沒喝完,我沖了一碗,我媽用勺子給他喂。

我弟今天吃奶都沒力氣,一個勁吐舌頭,這東西倒是不抗拒,一碗都喝完了。

我媽大喜過望,她轉頭來看我,眼里都發著綠光。

5.

可惜的是,奶粉只能讓弟弟吃點東西,他的高燒還是不退,我爸急著在家里直轉圈。

「這樣再燒下去,非得變成個傻子!」

我媽一聽自己的寶貝兒子要變成傻子,眼淚一下就掉了下來「沒有別的法子嗎?」

「村里能請的醫生都請了,能看的也都給看了,說不出個原因。」

她盯著我弟漲紅的臉「應該是染了什麼不干凈的東西。」

我媽把我叫過去,給我兜里塞了一個紙條「你按照這個地址去隔壁村找仙姑,請她過來。」

仙姑見了我弟,吩咐我爸拿一碗清水,拿三根筷子,再取一把開了刃的刀過來。

她把三根筷子并排,筷子尖的那頭插在水里,然后開始叫名字。

她叫了好幾個名字,叫到我妹名字的時候松了手。

三根筷子就那麼直挺挺的立在水里。

仙姑說「這是你女兒回來看她弟弟了。」

她又拿出符咒點燃,在我弟頭上轉了三圈,在筷子上面也轉了三圈,隨后拿刀背把筷子砍倒。

筷子噼里啪啦掉在地上。

「你們現在一個把碗里的水倒掉,把筷子尖對著門外并排放,碗扣在筷子上頭,這把刀要放在你兒子的枕頭下。」

「另一個把這個符咒拿出去,嘴里要念著我送你走,我送你走,一定要送到院門外,才算是真正的出了家門。」

我接過符紙,這紙已經燒了一大半了,我嘴里念著我送你走,我送你走,一邊快步往外走去。Ϋz

夜里風大,燃燒的更快。

快到院門口,符紙燙了我的指尖,我下意識松開手,風一刮,最后一點兒灰就落在院子里。

我人站在院子外,紙灰飄在院子里。

這到底算不算送出去?

6.

我爸見我還站在院子外,叫我趕緊回去,我弟的呼吸肉眼可見的平緩下來。

仙姑真的神了!

我爸媽千恩萬謝,仙姑看著我弟又看了看院子里的黑狗。

「你家的狗,這幾天有沒有叫?」

我媽看我弟退燒,高興的不得了「有啊,我兒子出生的時候,這狗就開始叫,有人給我說是黑狗報喜嘞。」

「昨天晚上也一直在叫,連著叫了兩個晚上都不讓人睡覺。」

仙姑皺眉「今天晚上就沒有叫了嗎?」

「沒有。」我爸接了話「昨天晚上吵得人心煩,我出去踢了兩腳,后半夜就沒有叫過了。」

仙姑嘆了口氣「黑狗都是辟邪的,你家這狗養了這麼多年,莫名其妙叫,肯定是有原因的。」

仙姑又問了我們家的情況,聽到我家在短短一年,橫死兩個女兒,面色白了白。

她的眼神往我媽和我弟臉上瞟,我再看去表情就恢復了正常。

「如果是這樣,證明你家子嗣今年犯沖,需要多多注意。」

「孩子燒也退了,我就先回去了。」

我送仙姑去門口,仙姑沒有看我,說話的聲音也很輕,輕的好像是自言自語。

「今天晚上躲在自己房間里,鎖好門窗,一定要睡著,如果睡不著,房間里又進了東西,一定要閉著眼睛。」

「什麼都不要看,聽到什麼都不要理。」

她說「你家今晚,是要死人的。」

7.

「黑狗不守門,送出去的東西,今晚就會回來找人。」

仙姑走了。

她看出來我媽有意瞞她,但她不知道我媽具體做了什麼,不知道我妹怎麼慘死,就沒有破解的辦法。

又或者,我媽說了,她就徹底不會幫我們了。

好在她心善,才告訴了我一個活命的方法。

我聽仙姑的話把門窗插上,整個人縮在被子里,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我今天跑來跑去,不是給我弟買藥,就是去隔壁村請仙姑,整個人已經累的不行,很快就睡著了。

夜里突然下起了雨,傾盆而下,打在房頂啪啪作響,時不時還有轟隆的雷聲。

我被吵醒,下意識想睜眼看看,窗外突然傳來啪嗒一聲,好像誰踩在了水坑里。

我嚇得一激靈徹底清醒了,眼睛自然不敢睜開,緊緊的閉著,調整自己的呼吸,生怕被誰發現我在裝睡。

腳步聲夾雜著雨水聲,一路走到我的門口,我聽到門被拉扯了兩下,發出木頭吱吱的晃動聲。

但是門沒開,我早就提前把門栓好了。

外面沒了聲音,好像走了。

但是我知道,它沒走。

因為不一會外面又想起了敲門聲,咚咚咚咚,一共四聲,敲一下,停頓一下,聲音的間距都一樣,不急不緩。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