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碎片小說 逃離合租屋 第4章

《逃離合租屋》第4章

「你餓了,吃吧。」他說。

「我不餓。」我說。

「是嗎?」他說。

「我不是那種人。」我說。

「我陪你一起吃。」他說。

壞事一旦有了欲望撐腰,就有了膽量。

壞事一旦有了共犯就似乎沒那麼壞了。

壞事一旦做了,就會一而再,再而三。

「幾袋零食,沒人會計較的。」他說完打開了包裝遞給我。

還是那句話,成人世界再硬的規定,只要沒有處罰,往往會被當作軟柿子捏。

之后的幾天,我們挨個房間搜刮可以飽腹的東西。

面包,牛奶,果汁,辣條,餅干,泡面,被他有條有理地規劃。

可再多的食物也有吃完的一天。

9.

因為中介小哥早就再三確認,所有人都回家過年了。

所以在物業的記錄里這間屋子里根本就沒有人,我們也就沒法從物業那里拿到每兩日一次的出門采購名額。

可食物就像吃不完一樣,每吃掉一份,又總能翻出新的。

他吃得很少,總把巧克力,牛奶,這類高熱量的東西塞給我。

「別說你不餓,現在不吃,你早晚還是會偷吃的。

就像之前……」

「我吃……」我打斷他的話,不讓之前闖入他人房間,偷拿東西的畫面閃過我的腦海。

那種腳趾摳地,耳根子燙到面頰的羞恥感一刻不停地抽打著我。

吃東西時,他很少說話,只是盤腿坐著,安靜地看著隔開我和謝青青房間的那堵墻。有時看我狼吞虎咽,就索性一口都不吃。

不得不說,他確實是個好人。這讓我對他完全放下了戒心。

甚至漸漸對他有了莫名的好奇。

「你們......為什麼會分手?」

「小孩子,別問這麼多。」

「就跟你有多大似的。」我看著他年輕的面龐。

他搖搖頭,繼續沉默地凝視著那堵墻。臉上的那三道抓痕仍然沒有消退的意思,甚至因為我的提問,而愈發鮮紅。

「這墻,原來沒有的。」他說。

「嗯,合租房都這樣,多砌一面墻,就多出一間房。」我說。

暖氣到了夜里越來越熱,我的后背開始冒汗。我推開窗,讓冷空氣一點點透進來。

沒舒服一會兒,陽臺又開始漏水,滴滴答答,沒完沒了。

緊接著,一陣風,一聲響,窗玻璃碎了一地。

房間瞬間填滿了濕冷的空氣。

他還是只穿著那件墨色的襯衫,風吹過,衣服像是熨在了身上。

可他泰然自若,口鼻微張,緩緩品嘗著空氣,表情卻像在痛飲。

我顧不上他,趕忙去清理這一地的碎玻璃渣,又找來紙板,膠帶把窗戶糊上。

快要完工時,大風又起,窗戶的支架還沒來得及卡死,就朝我迎面撞過來。

這時他從身后環手抱住我,一轉身,用后背擋住了震碎的玻璃。

他的手臂青筋凸起,扭曲成結,像是鉚足了勁,我卻感受不到絲毫的用力。

奇怪,他明明穿得很少,身體卻那麼暖。

他明明很瘦,身體卻那麼軟。

短短幾秒鐘,我的額頭,耳后,頸窩,微微沁出汗。

風還在刮,他松開懷抱,又猛然抓起我的手。

「你指甲好長。」他說。

「有時間沒剪了。」我說。

「我也好久沒剪了。」他說。

我瞥見他的指甲并沒有高出指尖多少,但指縫里卻有不少黑色的泥屑。

「有指甲剪嗎?」他似乎不打算放過我的指甲。

「有。」

我從床底的行李箱里翻出那串老家的鑰匙,一把掉漆的指甲剪掛在其中。

他一把搶過,抓起我的手,不由分說地剪起來。

我欲言又止地看著他鼓起腮,像是咬緊了牙關,帶著一種怒火在剪。

每摁下一刀,都像是在奮力切割著什麼。

剪斷的指甲一個個崩到地板上。

我的指甲也在一聲聲清脆的斷裂中,變得很短,他旋出指甲剪內側的銼刀,把我的指甲挨個磨得光禿禿的。

此時我注意他左手小指上戴著一枚鉑金戒指。

「這是女款的吧。」

他抬了眉,又垂下頭,似乎有意回避。

「是她的嗎?」

他搖搖頭。

「本來是要給她的?」我追問。

他松開我的手,再次望向那面墻。

「可以把這個送給我嗎?」

他捏著指甲剪,在半空中,搖了搖,墜在下面的老家鑰匙跟著晃動,發出金屬碰撞的響動。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