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碎片小說 懸疑推理 歡喜佛 第6章

《歡喜佛》第6章

那張臉已經徹底變成了林澤的模樣。

他的尖叫聲響徹了整個房間。

林澤的這張臉,即使是害怕的時候,也好看得讓人挪不開眼。

「你想借尸還魂?」

我點點頭,還算聰明。

我將窗簾全部關嚴,室內瞬間進入了黑暗。

舉起歡喜佛,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里面是個小人的陶瓷,上面放著一縷頭發和指甲。

用毛筆寫著生辰八字。

沒了歡喜佛的束縛,林澤從里面徹底飄了出來。

這一刻,劉子言才是真的慌了。

「不可能,不可能,那神僧說了......」

林澤大笑,打斷了他的話:

「神僧?你可能不知道,我爺爺是個風水師。」

「你太貪心了,你原本拿我的骨灰做成佛像也就罷了,偏偏還要將我的魂魄鎮壓在里面,讓我無法轉世。」

「但你不知道,我從小就看我爺爺和魂魄打交道,自然也能摸清楚其中的道道。」

「那所謂的圣僧早就被我嚇破了膽子,我原本是想讓你一命抵一命,可看到阮阮的一瞬間,我改變主意了。」

「你居然......囚禁了阮阮,把她搞得人不人鬼不鬼。」

說話間,林澤的聲音哽咽。

如果不是我,他就跟劉子言同歸于盡了。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劉子言不斷重復著這句話,眼睛里的淚順著眼角掉在了地上。

「不過,我得感謝你,一直對外宣稱我沒有死,否則我怎麼重新回到這人間?」

劉子言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掙扎了起來。

表情驚恐,但隨后又恢復了正常,像是認命了一般:

「阮阮,你確定眼前的這個林澤就一定好人麼?」

我和林澤相識于三年前,很狗血的劇情。

我面試失敗,回家的路上,倒霉得被狗追了。

高跟鞋卡在了下水道縫里, 就在狗要咬上我腿的一瞬。

林澤出現了。

他很紳士地陪著我去了醫院, 打了狂犬疫苗,在得知我面試失敗后, 還熱情地幫我介紹工作。

起初我對他存了很強的戒備心。

可慢慢地我發現,林澤就是老人,老好人。

對誰都這樣。

我們相愛了,他從沒跟我紅過一次臉, 有著穩定的情緒管理。

在我無數個因為工作崩潰的夜晚,都是他安撫著我走了過來。

所以。

我篤定地看著劉子言:

「他是好人,也是我愛的人。」

他突然就笑出了眼淚:

「那既然這樣,還等什麼,你們難道不想趕緊重逢麼?」

14

我下意識看向了林澤。

只見他緩緩地上了閣樓,他的那幅油畫就在那里。

等了很久, 上面傳來了他的聲音:

「可以了。」

我顫抖地拿著匕首。

雖然這個過程林澤跟我說了無數次, 可真的操作起來我還是很害怕。

劉子言閉著眼睛沒有半絲掙扎地躺在那里。

我輕輕劃開他的手,將血滴在了碗里。

上了閣樓后,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香案。

上面擺著香燭和符咒。

正中間放著林澤的那幅油畫。

他指揮著我將油血點在油畫的眼睛上。

因為油畫吸收了他和劉子言兩個人的氣味,是最好的媒介。

隨著血液被吸收, 林澤靈魂的能見度越來越低, 直到消失不見。

這時下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阮阮。」

我強忍著激動跑了下去。

躺在地上的那個人含情脈脈地看著我,已然成了林澤。

我給他松了綁。

他激動地將我抱在了懷里。

這時樓上傳來了震動聲, 大約是劉子言的魂魄已經進了油畫。

我看向林澤, 他重重地點了點頭。

接下來他要超度劉子言,讓他安心投胎。

即使他害得我們曾經人鬼分離。

但林澤說, 不能剝奪了他再次做人的機會。

超度的儀式林澤沒有讓我看。

我在下面焦急地等待著。

擔心劉子言成了惡鬼, 林澤招架不住。

焦急地過了半小時后, 林澤臉色蒼白地走了下來。

看樣子是耗費了不少的體力。

我走上前, 他倒在了我的懷里。

15

再次醒來,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的氣色好了不少。

我們又恢復了往日的樣子。

在家待了一周后,林澤突然告訴我, 要去原公司上班。

這是我始料未及的。

因為當初我告訴劉子言,公司讓他回去上班只是謊言罷了。

公司的人就只是表達了一下歉意。

「為什麼要回到原來的公司?」

林澤擺弄著手中的花:

「我在那里待了那麼多年,馬上就要升職了, 就這麼放棄太可惜了。」

「可是......」

「怎麼, 你不想我回去麼?我還要賺錢給我們家阮阮買房子呢。」

說著將我抱進了懷里。

我總覺得哪里不對勁, 但又找不到那個不對勁的源頭在哪。

直到林澤拿著公文包出門的那一刻。

我突然想到了劉子言死之前跟我說的話。

他死之前問我:

「阮阮,你就沒想過, 既然那佛像里面的是林澤, 那為什麼要讓我殺三個人呢?」

「等等。」

我叫停了即將出門的林澤:

「我有一件事不明白,為什麼林澤要在夢里殺三個人呢?」

林澤逆著光站在門口,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他的身子一晃,隨后恢復了正常:

「你不希望他們三個人死麼?一個勒索我,一個污蔑我, 還有一個差點毀了你, 他們死了......」

「并不可惜啊, 這是獻祭啊,你忘了阮阮。」

不,這不是獻祭。

林澤想說的那句話, 并不是這樣的。

他想說,他們死了,我就可以清清白白地活在人間了啊。

- 完 -


猜你喜歡

分享

分享導語
複製鏈接